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社会科学 >>比较文学中法国学派的影响研究

比较文学中法国学派的影响研究

发布时间:2017-10-12 11:01来源:网络

  法国是比较文学的发源地。“比较文学”这一名称最先从1827年维尔曼在巴黎大学讲课时开始使用,而“比较文学学科”也是法国学者巴登斯贝格和梵・第根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奠定基础的。第一个系统地阐述比较文学观点的是法国的梵・第根,他在1931年出版的专著《比较文学论》中指出, 比较文学的中心应该是各国文学的相互影响,其对象包括:1、不同的古典文学之间的关系;2、古典文学与近代文学之间的关系;3、近代各国文学之间的关系。在这三组关系中,最重要的是近代各国文学之间的关系,它的范围最广泛,也最复杂。因此,他将研究对象确定为放送者、传递者和接受者。由此,影响研究作为法国学派的主要方法论便初步形成,影响研究也随之成为比较文学研究的最重要的方法。

  1962年,雷马克在《比较论文的定义和功能》中认为,“比较文学研究超越一国范围的文学,并研究文学跟其他知识和信仰领域,诸如艺术(如绘画、雕塑、建筑、音乐)、哲学、历史、社会科学(如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宗教,其他科学等之间的关系。简而言之,它把一国文学同另一国或几国文学进行比较,把文学和人类所表带动其他领域相比较。”同时在此书中他还指出“影响研究如果主要局限于找出和证明某种影响的存在,却忽略更重要的艺术理解和评价问题。那么对于阐明文学作品的实质所做的贡献就不可能不及比较相互并没有影响或重点不在与指出这种影响的各种对作家、作品、文体、倾向性、文学传统等等的研究”。美国学派则真正解构了“影响研究”,创立了“平行研究”和“跨学科研究”。从此,“平行研究”和“跨学科研究”被大多数比较文学的研究者所接受,而由法国学派所提倡的“影响研究”受到众多的指责。
   “影响研究”之所以受到批判,据我所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它过分囿于“实证研究”,而忽视了文学作品的“美学涵义”。梵・第根在1931年出版的《比较文学论》中对比较文学对象和方法的论述,比较集中地体现了法国学派的观点:
  “真正的‘比较文学’的性质,正如一切历史学科的性质一样,是把尽可能多的来源,不同的事实采纳在一起,以便充分地把每一个事实加以解释;是扩大知识的基础,以便找到尽可能多的种种结果的原因。总之,‘比较’这两个字应该摆脱了全部美学的涵义,而取得一个科学的涵义。”
  法国学派的重要代表一般都深受十九世纪实证主义的影响,他们崇尚考据和实证的方法,研究和考证两国之间作家与作家,作品与作品,作家与作品这样一个“放送者和一个接受者之间的二元关系”。法国学派提倡把这一切的关系研究透彻,“以便充分地把每一个事实加以解释”“以便找到尽可能多的种种结果的原因”。对于一部文学作品来说,对其“事实联系”的研究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任何文学创作都不可能从无中生有,他们或多或少地都与外部因素有关系,并受其制约和影响,把这些“关系”和“影响”分析透彻,无疑对正确理解文学作品有帮助。但是法国学派所主张的这种实证的研究方法就好像是从事“文学贸易”一样,单单研究渊源和影响,媒介和名望,他们把文学作品看作是渊源和影响的总和,积累了大量的事实考据,如文学内部的关系,文学名誉的历史,不同国家的文学之间的翻译者等等;他们关注文学事实的报道、翻译、考据和舆论等方面,这一切都使得比较文学堆砌着各种数据、事实关系,比较文学就好像是一部文学关系史的调查一样。
  综上所述,法国学派将比较文学过分局限于对作品渊源和影响的二元关系的研究,这种做法的结果便是忽视了比较文学对文学作品的文学特征的分析。在此以后的比较文学的发展过程当中,法国学派的这一说法成为人们对“影响研究”的最大的责难。美国学派的重要代表韦勒克在1958年国际比较文学学会的第二届年会的发言报告《比较文学的危机》中就一针见血地指出,比较文学的处境已经“岌岌可危”,因为法国学派把比较文学局限于研究渊源和影响,以至于比较文学降到了附属学科的地位;他认为,任何文艺作品都是一个有机整体,文学作品本身就应该是文学中心,而法国学派的这种方法却是“比较文学变得鸡零狗碎,既不连贯,相互之间又毫无关系,成为经常与有意义的总体割裂的交互关系之网。”如果比较文学放弃了研究文学作品的“文学性”,这种研究就犹如一潭泛不起波澜的死水,枯燥无味,它既无法激发研究者的研究兴趣,也无法使读者产生浓厚的阅读兴趣;同时这种研究也忽略了作家个人的创造性因素,忽略了作家的个性,主动性和独创精神,所以说这种研究是没有生命力的。而美国学派打破了法国学派的“影响研究”的局限,主张从美学的角度探讨各国文学的异同,并且进行跨文化系统和跨学科的无接触实证的研究,这样的主张为比较文学注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使其有了新的发展。
  第二,影响研究带有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色彩。
  梵・第根在《比较文学》一书中说:
   “比较文学的主要目的……是研究各种不同文学作品之间的相互关系,按照这些一般术语的概念,它包括――这里仅指西方世界―― ……”
  应该说,在这里梵・第根已经非常明显地把“东方世界的各种不同文学作品” 排除在比较文学的研究范围之外了。在他的眼里,比较文学就仅仅是研究“西方世界的各种不同文学作品之间的相互关系”,这非常明显地表现了他的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而梵・第根及其他法国学派比较文学的研究者们往往站在本国文学文化的立场上认为自己是对外国文学作品产生影响的辐射中心,这一做法使影响研究带有了“中心主义”的色彩。例如,基亚就曾在他的《比较文学》一书中编了一个小示意图,以时间的先后顺序列出了法国文学史上伟大人物,并且根据最重要的国家排列了关于法国作家在国外的影响,同时还留出了一些空框来说明尚未被人写过的论文:龙沙在西班牙,高乃依在意大利(这些都是法国作家)。法国学派在比较文学研究中的狭隘的民族主义造成了使“比较文学成为文化功劳薄这样一种奇怪现象,产生了为自己国家摆功的强烈愿望――竭力证明本国施与他国多方面的影响,或者用更加微妙的办法,论证本国对一个外国大师的汲取和‘理解’胜过任何国家”。
  “文学”这个概念涵盖了人类的全部文学,它不仅包括西方文学,也包括东方文学及其他的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文学。随着整个世界开放程度的不断深入,东西方文学和文化的碰撞、交流也日益频繁、深刻,文学的多极化趋势同世界的多极化趋势一样不可避免,而法国学派提倡的影响研究缺乏“非西方国家”的文学视野,仅仅把比较文学研究的对象定义为西方文学,正因为如此,它已经不能适应整个文学的发展趋势。
  其三,“影响研究”缩小了比较文学的研究范围。
  前面已经提到,“影响研究”把比较文学研究缩小到仅研究文学作品的“影响”和“渊源”,即只研究文学与文学间的外在的关系,而排除了对文学与文学的内在的关系的研究,这就使比较文学专门研究文学历史,成为历史研究的附属学科。另外,“影响研究”仅仅研究单一的西方文学,认为西方文学组成了世界各国民族文学的历史共同体,而视其他地区的文学于不顾,这种做法无疑使比较文学的研究范围缩小。
  综上所述,法国学派所提倡的“影响研究”有众多的偏颇之处,尽管如此,“影响研究”仍是比较文学最基本的研究方法之一,我们不能全盘否定它。任何一种文学都是在交流和影响的关系之中产生和发展的,“影响”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所以对于文学的“影响”的研究是必不可少的,研究“影响”和“渊源”,可以使我们更加了解自己研究的文学,使我们能够更加明确地指出他们的特征,但是比较文学绝不仅仅只是影响和渊源的总和,所以我们应该突破这一局限,在进行比较文学的研究时,不仅仅要研究作品与作品的外在联系,更重要的是从文学作品本身出发,研究其内在的本质特征。
  
  参考文献:
  [1]乌尔利希・韦斯坦因著《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学理论》,刘象愚译,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7.
  [2]于永昌等编.比较文学研究译文集[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
  [3]乐黛云著.比较文学简明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
  [4]张隆溪著.钱钟书谈比较文学与 “文学比较”[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6.
  [5]梵・第根(提格亨) 戴望舒译.比较文学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37.
  
   (作者简介:谢芳(1980-),女,汉族,湖南省桂阳县人,本科,现任杭州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助教,研究方向为:文学和德语教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上一篇:经学史概观

下一篇:浅析李白“诗酒剑”式的咏侠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