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民族 >>五彩画幅封存墙上的年味儿

五彩画幅封存墙上的年味儿

发布时间:2017-10-12 11:02来源:网络

随着雕版印刷技术的出现,木版年画开始代替早期的门神画像,年画的内容和功能也不断丰富。自明末清初以后,木版年画开始进入鼎盛时期,天津杨柳青、苏州桃花坞、河北武强、山东杨家埠等大的年画产地均已出现。民国时期,随着石印技术的出现,以美女形象为主的上海“月份牌”年画开始风行。新中国成立以后出现了“新年画”,年画的时代色彩更为突出。

  改革开放以后,物质生活的改善及其带来的节日习俗的改变,使得传统年画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但年画独到的艺术魅力仍然吸引了一众北京收藏家,近十年来它开始成为收藏的热点之一,木版年画甚至成为被“抢救”的非遗项目之一。与此相比,海外对中国年画的收藏开始得更早,日、俄、英、法等国的众多博物馆中都藏有罕见的年画珍品。
  
  年画里的寓意“超负荷”
  每逢腊月三十,只要那两位武将被贴上大门,屋里再贴上“连年有余”的娃娃画,就意味着可以吃美味、穿新衣的“年”的到来。中央美术学院薄松年教授对年画的收藏与研究兴趣就始于这种儿时记忆。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的家乡河北保定有不少印制年画的作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门神画,画中人的头部占身体的三分之一比例,造型非常夸张,再加上强烈艳丽的色彩,给人非常奇特的印象。”不过,年画虽然在审美上有独到之处,而且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关系密切,但一直被视为“难登大雅之堂”的民间艺术形式,因此在中国美术史中很少提及。薄松年于是一面收集各地有代表性的年画,一面通过研究完成了著作《中国年画艺术史》,以此填补年画在中国美术史中一直被冷落的状况。
  薄松年说:“虽然年画的主题简单明确,但在表现手法上却有很多的讲究。”为了能够传达殷实富足的美好愿望,要求画面饱满,色彩红火艳丽,而且画里的人物要体态丰腴壮硕,面带笑容。而且还要通过谐音、象征手法表达美好的寓意。比如画上的瓶子表示“平安”,蝙蝠表示“福”,石榴寓意“多子”,等等。
  又如河北武强出产的“雀鹿蜂猴”年画,画中的猴子一手牵鹿的缰绳,一手用棍子捅马蜂窝,四散的马蜂又被一旁的雀鸟待喙,这是用谐音表达了“爵禄封侯”。而在杨柳青传统年画《耕牛图》中蕴藏的讲究也很多,比如牛头、牛身、牛腹、牛尾都对应着当年的干支,里面的牧童“芒神”是否穿鞋也预测着当年的旱涝情况。“年画的很多寓意在当时都是约定俗成的,当地老百姓即使没多少文化也一看就懂。因此,年画除了在美术史上的独特价值外,对民俗学、宗教信仰及民族文化领域也有重要价值。”
  
  木版、新年画各有所爱
  在年画收藏家秦杰看来,传统木版年画最大的魅力在于其雕版套色的工艺,而那些“现代DPA技术下的只能保存几十年的印刷品”称为“工业垃圾”。天然颜料和手工宣纸的特性,使得“传统木版年画易于长期保存”, 这也增添了它的魅力。
  随着印刷技术从雕版到民国时期的石印再到后来的胶印,传统的木版年画逐渐也被民国时期的月份牌、解放战争后的新年画抢走了风头。尽管“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木版年画”遭到毁坏,但一大批优秀画家的参与也使得年画的艺术水准有了很大提高。在秦杰收藏的一幅李慕白、金雪尘创作的新年画中,两个少先队员正在升国旗,可以看到人物形象逼真,红旗与人物的比例基本与现实相符。
  收藏家郭玉才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一幅《雷锋叔叔讲革命故事》的新年画中小孩们听《红岩》、《黄继光》等革命故事的场景,把他带回到曾经那个“火热的年代”,相似的经历激起了他收藏“新年画”和红色宣传画的兴趣。在他看来,“新年画”印刷精美又具有特定的历史价值,才称得上是年画中的精品。
  在年画《欢腾的农机站》中,农机站中停放着各式农业机械,人们也都是一片欢欣鼓舞的样子,而大门上“大跃进万岁”的红对联表明了画面的时代背景。“画里的这么多的现代化机械,即使现在的有些农村也不见得有,其‘大跃进’气氛是很浓的。不过年画本来就是理想主义的图画,只要突出喜庆气氛就并不觉得虚假。”
  年画的收藏潜力
  因为年画本是贴在墙上的艺术,经过历年更新或自然力风化,要想保存下来就很不易,品相好的就更少了。秦杰说,“不要看木版年画出现得很早,现在连明末清初的年画已很难见到,清末的一些年画也往往成了孤品。”再加上各种人为损毁或流失海外,有点历史的年画和雕版都不常见。
  2009年10月,王树村先生的去世也是一个与年画收藏相关的事件。他本人从上世纪40年代就开始收藏主要年画产地的年画,共拥有年画和木版藏品近万件,而且许多藏品都能算得上是孤品级的。此外,王树村也是将年画推向专场拍卖会的第一人。除了王树村先生,在年画收藏界较有影响的要数天津在冯骥才带领下呼吁“抢救”木版年画的团体,另外就是各个大的年画产地有一些藏家。
  除了一些大的博物馆,民间的年画收藏基本属于“小众收藏”,有上千件有价值年画的藏家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不论对以收藏木版年画为主的秦杰,还是以新年画与宣传画兼收的郭玉才,都认为年画收藏的潜力很大。“有价值的年画的数量只能越来越少,但目前年画价格仍属于‘地板价’。海外资本迟早会重视中国的年画市场,那时候其升值空间就会很大”,秦杰对此很有信心。他现在所做的,就是把平日里收集到的老年画按不同系列分门别类,然后装进箱子“雪藏”起来,“等再过个三五年把它们启出来,价值就与当下不能同日而语了”。
  尽管有人担忧现在市场上所能见到的只是日益增多的假年画,好东西越来越少,不过秦杰和郭玉才前不久都有过从旧货市场“捡漏”的事儿――秦杰花了几十块钱在潘家园地摊上淘到一张民国时期的木版年画,送给一位外国朋友,对方如获至宝;郭玉才在长春的旧货市场看到上世纪60年代一组三屏新年画中的两幅,后又在四平的旧货市场上发现了另外的一张,不到两百块钱就把它们完整地组合到了一起。郭玉才说,“收藏的乐趣就在于天天有梦想,最让自己欣喜的事就是花不多的钱捡到了确实有价值的东西。”
  (1月6日《新京报》)

上一篇:把最优秀的干部用到最关键的岗位上

下一篇:“蚁族”,世界大城市的难题